想做你的cheese啊

敬酒不吃吃鸡腿。

    团兵实在好吃。
   
    他们都是最坚锐的矛,在那个时代是光芒璀璨的黑暗。一个直指来自壁外的威胁,另一个在内里与腐朽作对,进攻的同时自己也是对方手里的盾。这种关系用倚靠形容太为牵强,两个人相互缠绕,汲取所需而生长,虽然还是泾渭不同的个体,却无法像剥丝抽茧那样简单的分离。所有感情都打碎了一点一点洒在了行动里,绝不用嘴说出那些话语是游戏的基本规则,从眼尾嘴角都能交织出来深沉而热烈的感情。这是两个狩猎者之间风平浪静的角逐,充满的是互相侵略的步伐。爱对于他们来说是容易沉迷的奢侈品,是不允许采摘的禁果,而他们心中自有定数。
   
    总之,能把团兵写的深沉炽热而饱含力度的,都是我亲爹。

评论

热度(6)